您现在的位置: 范文先生网 >> 心得体会 >> 观后感 >> 正文

越剧《蝶海情僧》观影心得

时间:2014/4/3栏目:观后感

  越剧《蝶海情僧》观影心得
  
  《蝶海情僧》,单看这剧名就足以引人遐想,既是清净僧人,又怎会沾惹俗世情字?蝶如何而来,蝴蝶花丛又有何渊源?于是,赵志刚和陈湜就向所有观众娓娓道来了这其中的因由。这是部悲剧,和所有的悲剧一样,催人眼泪,揪人心魂,断人肝肠,但观后,我却没有以往一贯看完悲情戏的遗憾和悲伤,反而无比的释然和欢喜。因为,各得其所。
  
  早在年少孩提时,真如的善良,香凝的灵慧,仲年的憨厚,使他们相互信任友爱,花丛扑蝶,追逐嬉戏,成了最好的玩伴。然而三人间,青梅竹马所产生的彼此爱慕,却只属于真如和香凝。仲年心有酸涩,却始终默默爱着。熟料风云突变,祸起后宫,仲年之父为反制药妃,竟谋反杀篡位,害先皇,夺帝位,废黜真如的太子之位并要处死。仲年届时虽已贵为太子,却也欲救无门,无奈至极。而香凝巾帼不输须眉,金銮殿上慷慨激昂,为真如鸣冤辩理,此一举虽免了真如死罪,但令他削发为僧,永不问政,美其名曰为灾民诵经祈福。而香凝的刚烈果敢却引起新皇赏识,欲指婚为太子妃。从此,一段好姻缘,从此闺中与方外,再难相连。
  
  其实,演到金殿陈情这一场,颇感意外。真如的自白,香凝的辩冤,传统情况下会以大段激情饱满的唱段作为载体,痛骂或痛诉,而此处用的都是两段白口,戏曲界有句老话“千斤白口四两唱”,可见白口的难度与其重要性,极其考验演员的功力。而剧中两位皆掷地有声,音润清晰,情感丰富地“念”出故事的始末进程,让人耳目一新,大感酣畅,惊讶之余更觉惊喜。
  
  灞桥,冷月,苦酒,离愁。真如遭流放,香凝拼死前去送别。于是“灞桥送别”一 折情深义厚,直入看客内心。最初,对真如那句“我本是乾坤有情者,今却成蹉跎岁月无奈人”大为感慨,后为香凝那句“小爱是香凝,大爱是苍生”大为感动。然而,情到深处,已不由人,那一叶孤舟里,灵与肉的首度相偕,抵死的缠绵。那这一切,在一根长长的绸布,暧昧的淡紫红色灯光下,两袭白衣以诗化的舞蹈直观的展现。这个创意不能说不大胆,使得戏曲舞台上第一次呈现了如此大尺度的场景,但是看客却无半点落俗之论,反倒是都赞其要表达的内容清晰,表现的形式静柔又唯美。
  
  如果《蝶海情僧》完全是一部爱情戏,那么演到这里大可打个“十六年以后”的字幕,然后通过主角的唱段概括一下之前的经历,剧情也完整饱满。然而,这是部佛教戏,移戏易景,到了真如被流放的灾区,生灵涂炭,食不果腹人食人。真如一路行医治病,祈福诵经,被坊间传说的神乎其神,而他始终平静祥和。后因误食人肉米菜,得知后惊悔痛悟,认为纵然打入地狱十八层,也不能赎清罪孽。于是在蝶仙有意的引导下,通过大量精彩的身段动作,展现了“尸化”的全过程。被佛警示后的真如宛若脱胎换骨,一线通透。即使闻听香凝与仲年的婚讯,也即刻平静,淡然稳笃地唱出:“佛之本源亦人性,禅意佛髓即人情。积德扬善念,佛即在我心,香凝嫁仲年,本是好归程。只愿她花在旧时红处红,我就该为她虔诚祝福多诵经,从今后,不在菩提树下证前生,修得大悟渡人心”,他为爱放了手。此一场,拔高的不是人物的感情,而是全剧的意旨,洗尽俗世铅华,灵魂与思想如涅盘的凤凰,得以超脱重生。
  
  全剧的最后一场,是最催泪,无法不动容。唱段很多,但都精短,设计上却又显得非常完整动听。十六年了……为救病入膏肓的香凝,高僧求见。昔日的恋人再度重逢,并没有“坦诚”相见,所谓的不“坦诚”即香凝的空幻梦中梦,重逢了真如的出世身外身。法号智慧轮的真如已不再承认自己俗世的名字,且将过去的自己认作佛门师兄,以第三人称诉说着自己的经历,劝慰着自己当年的心上人。此刻的香凝已贵为国母,如此冰雪聪明的她早已明白了真如的用意,禅心隐真莫挑明啊。她只是求他转告“你师兄”:当今的皇上,当初的仲年,真乃痴人中的痴人,数十年未变对香凝的一往情深,香凝违背之前的海誓山盟,并未金殿抗婚,而选择另嫁仲年,实为那恩深义一夜恩情后,为真如保住唯一的子嗣血脉,而仲年明知皇子并非亲生,仍旧视如己出宠爱有加。
  
  直至全剧的剧终,真如和香凝二人,也并未你我相称,彼此相认。宫门深似海,何必再惹人横加非议,曝光私情?再者,即使相认又如何?美少年熬成了鬓白翁,红颜也已青丝胜雪,往事既已埋葬,开坟掘墓已无必要了。保持适合的距离,相对无言,也心照不宣,深爱有时就是无声胜有声的情怀。我个人很喜欢“轮回果若有来生,再做梦中梦,执子手,同到老,请代你师兄紧紧将我抱,让我的心跳贴近他心跳”,此生爱寄托给来生缘,梦外梦了却了今生情,这是一种充满着希望的绝望。佛家说人间为 " 娑婆世界 " ,所谓 " 娑婆世界 " 即残缺的世界!这个世界上没有 " 圆满 " 这件事情,除非你:接受残缺。他们小爱的残缺,成全了大爱的圆满。
  
  之前就说过,《蝶海情僧》是一部爱情戏,更是一部佛教戏。剧中人的佛性在点点滴滴中凝聚,无一不显着慈悲。无缘大慈,同体大悲。(www.fwsir.Com)香凝从小的善良根本,到懂事后的忧国忧民,灞桥时的大爱苍生;真如儿时的仁义心肠,流放后的十方救世,直到最后不扰宫中宁静,安然埋情;仲年戏份虽不多,人物却顶着闪耀的「宽恕」美德光环,他忍下了天下男人所不能忍的,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吧。
  
  我曾预测过另一个更深入的结局,仲年作为皇帝,凭借其对香凝及皇子的宠爱以及自身的正义良心,下一位皇帝即有可能便是香凝和真如之子。从真如家夺走的江山,又将重新回到真如后嗣的手中,这是缘,更是因果,或者说是另一种人生的圆满吧。
  
  圆满的人生,并非一辈子衣食无忧,顺风顺水,而是经历过、体验过那苦的滋味,真爱的感觉。当过去的磨难困苦化作了今后的福田,才是真正圆满。
  
  既然「来路即去路,生死同根」,那么闺中与方外,家乡与异乡,情起与缘灭,也无区别了。既然有情,何处不是归程?何处不再相逢?走马看黄花,回首都是家。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